静园游记——静以养吾浩然之气

Thu Jun 08 16:35:10 CST 2017 来源:天津旅游资讯网

9f2f070828381f30136c9872a9014c086f06f0f0.jpg

天津静园始建于1921年,曾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居所。静园初名乾园,1929年至1931年,末代皇帝溥仪携皇后婉容、淑妃文绣于此居住,更名为“静园”。静园是溥仪在津居住的唯一物证,建筑风格以西班牙民居元素为主,又掺杂了中国、日本木构建筑的特色。

37d3d539b6003af306b7c9bb352ac65c1138b6df.jpg

溥仪离津之后,静园几番易主,历经变迁。2007年7月,整理后的静园作为旅游景区对公众开放,先后获得“中国旅游品牌魅力景区”、天津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、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和全国青年文明号等称号。

9345d688d43f879414e95df5d21b0ef41ad53ad2.jpg

夏季的日子,微热在空气里弥漫,园子里树影婆娑,阳光轻轻地打在脸上。安静的院落与远处现代大楼交相辉映,形成鲜明对比。看着四周的现代高楼,身处这样一个安静的院落,仿佛时间也被定格。

AAAA.jpg

静园坐落于曾经的日租界,如同名字一样,处于一个安静的寻常巷落中。标准的西式建筑带着一丝的民国感觉,也是天津众多小洋楼中比较有特色的一个。

鱼形壁泉2.jpg

鱼形壁泉,是静园内非常具有特色的装饰,园内共有两处。此处的鱼形壁泉设计在门厅的位置,体现了静园建筑的日式风格。在日式建筑里,门厅处设计壁泉是主人或宾客入室之前净手所用。其中,浅色马赛克、大理石泉台及深色大理石板均为精心留存的历史原件。

壁泉.jpg

西跨院鱼形壁泉是静园内第二处壁泉装饰。西跨院为溥仪赏玩、休闲的地方,最能体现静园的院落特点。溥仪很喜欢此处壁泉,后来在伪满皇宫同德殿九龙门东墙上,也建了一处类似的龙形壁泉。

日式席纹.jpg

静园内很多木结构上存在一种独特的纹路叫做“席纹”,是线条铺设方式的一种,形状为一个线条接着一个线条,体现了静园日式建筑风格。在日本,大部分地区气候温和,雨量充沛,盛产木材,房屋多以木料建成。室内木地板上铺设垫层,通常用草席作成,渐成风格。

上善若水.jpg

老子说:“上善若水”、“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”。上善若水,意思是要像水的品行一样,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。这张书法在会议室大门的上方,这里也是溥仪与诸位前清遗老一起讨论复辟大事的地方。在中国两千年封建制度与新时代变革的关键点上,溥仪的内心一定也挣扎已久,是为了实现心中那个复辟的想法将自己推向风口浪尖,还是继续当自己的静园花花公子。最后他做出的选择,却不是如同这张爱新觉罗•毓宜的书法一样“上善若水”。

花厅.jpg

主楼花厅,为溥仪饮茶、观景之地。具有西班牙风格的拱券木门窗保存相对完好,对缺损的木制构件完全采用旧料加工和修补,并恢复了其原有颜色。原有的比利时进口水晶玻璃经过精心清洗,光彩依旧。

小餐厅.jpg

小餐厅,曾为溥仪与后、妃用膳之处。护墙板以及酒柜依旧保存完好,酒柜上的小五金配件以及窗子上的天地销均为历史原件。

楼梯.jpg

楼梯和扶手均是溥仪当年踏过、摸过之处,是精心留存的历史原件,在整修时为了保护建筑,特加盖木盒子进行保护,修缮后将木盒子拆除。护角同样是精心留存的历史原件,体现了在建造之初木构建筑装饰风格和人性化的设计理念。

书房.jpg

溥仪书房,为溥仪阅读、沉思之处,当时的官方说法是清室驻津办事处。 书房墙上的小楷短文是1931年冬天,溥仪亲书的一段明志的御笔:“诚敬为本,无人我之见,为而不恃。功成而不居,荣辱不惊,生死不易,志存极物,不使一夫失所。辛未仲冬书,宣统御笔。”体现溥仪对复辟的憧憬及决心。

书房读报.jpg

溥仪经常阅读《顺天时报》和《大公报》,关注时局和舆论动向,寻求复辟时机。同时也不忘享受西式生活,去利顺德跳舞,去英租界打高尔夫,在静园修建网球场……这些高端消费的经济来源,大部分来自溥仪从宫中运出的古玩字画。

卧室.jpg

溥仪卧室位于主楼二楼书房旁,为溥仪起居、休憩之处。溥仪在津期间,外出时常穿着考究的英国料子西服,头戴礼帽,手提文明棍,带着德国蔡司眼镜,浑身散发着古龙香水和樟脑精的混合气味,俨然一副外国贵族的模样。

会客厅.jpg

会客厅是溥仪会见各地“遗老”、军阀首领、各国驻津领事及司令官等贵宾的密谈场所。这里曾上演着一幕幕政治阴谋与尔虞我诈。“九•一八事变”后,土肥原贤二策划了“天津事变”,并于1931年11月2日深夜到此密访溥仪,彻夜游说溥仪,利诱其出关。就在这间会客厅里,清室遗老就“出关”问题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。

b58f8c5494eef01f4f190d1ee0fe9925bd317ddf.jpg

议事厅,为溥仪与清室遗老商讨复辟大事之处。门前挂有“静坐观众妙,端居味天和”一幅字,由遗老袁大化敬书。体现了溥仪居住于“静园”之真意,即静观其变,静待时机,以图东山再起。议事厅见证了溥仪在天津后期直到出关前,一切政治活动的发生与政治思想的转变。

顶部云彩花.jpg

整修前的议事厅为两户居民分割使用,修复时复原了顶部云彩花的原有样式,壁炉和壁灯得以精心留存下来,目前所展示的均为历史原件。

文绣_副本.jpg

原文绣房间,是末代皇妃文绣日常起居之所。1922年溥仪大婚时,文绣比婉容提前一天入宫,被册封为“淑妃”。在天津时期,文绣不愿溥仪投靠日本,力劝几次,遭来溥仪的反感。那时溥仪与婉容住在二楼,文绣住在一楼的这间房里,终日与书为伴,平日无事已不再往来,陌生的如同路人。在溥仪的冷漠和婉容的排挤下,文绣于1931年8月私离静园,并向溥仪提出离婚,史称“妃革命”。文绣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向皇帝提出离婚的妃子。

婉容.jpg

这里是溥仪的妻子婉容皇后的卧室,可以看出一种民国和西式的结合。木色钢琴更是一种点缀,也是当时社会西化的一种表现。婉容多才多艺,静园里的墙上四处挂着溥仪与婉容恩爱的照片。

IMG_1747_副本.jpg

静园侧边的房间变成了陈列室,陈列着一系列历史中的碎片,后人可以从中一点点了解拼凑出当年中国的峥嵘岁月。展览分为“紫禁城的黄昏”、“津门寓公”、“出关以后”三个主题,通过百余张珍贵历史照片回顾了末代皇帝溥仪传奇的人生经历。

眼镜和钱包自己拍的_副本.jpg

这副眼镜是溥仪初到天津时佩戴的国产平光镜,钱夹为进口高档皮质钱夹,这些都是文绣离开静园时带走的,后由文绣侄孙于2007年转赠静园。

踏出静园大门,看着车水马龙的天津,和静园完全不属于一个时代。静园里的一切就让它静止在那里吧,那里代表着一段或许屈辱,或许刻骨铭心的岁月,就像末代皇帝里的一句台词:

How can we say goodbye? As we said Hello.

(我们怎能说“再见”?就像我们说“您好”一样。) 

 

地址:天津市和平区鞍山道70号

交通:地铁1号线鞍山道站、3号线营口道站;190路、600路等公交车均可到达

开馆时间:9:00-17:30,周一闭馆,全年节假日期间正常开放

责任编辑:蒋婷婷 摄影:王旷怡

>>相关链接:

影视巨星来此留影,百年北站讲述天津!

炎炎夏日山中游,最美蓟州避暑地

唯吾知足春风绿,安家大院赏珍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