津西古镇走出的“话剧皇帝”

Tue Jul 04 14:55:37 CST 2017 来源:天津旅游资讯网

“戏楼是剧组最喜欢的地方,张艺谋曾把它当做赌场,《金粉世家》剧组在那里摆过婚宴;男花厅也很受欢迎,《非常公民》《弘一大师》都是冲着这儿来的;此外,甬道和门上镜率也很高……”在谈及影视剧组来石家大院取景的往事时,天津杨柳青博物馆前馆长宫桂桐曾这样说道。

2_副本.jpg

中国电影资料馆的石挥蜡像

细数起来,从1991年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导演许瑞生执导的电影《血祭大沽口》开始,至今已经有超过50个影视剧组在杨柳青石家大院取景拍摄。随着一部部影视作品的热播,石家大院早已蜚声全国,而就是在这座“故事最多”的石家大院,曾经走出过一位“话剧皇帝”——石挥。

3.jpg

《关连长》剧照

还记得小时候看过的电影《鸡毛信》吧,石挥就是这部片子的导演。当然,石挥的作品远不止一部《鸡毛信》。作为演员,石挥主演了《大马戏团》《秋海棠》《雷雨》《太太万岁》等多部作品;作为导演,石挥的代表作有《我这一辈子》《关连长》《天仙配》和《雾海夜航》等。正是凭着这些优秀的作品,石挥成了中国影剧史上的传奇,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饮誉上海的“话剧皇帝”。

6.jpg

石家大院石挥艺术生涯展室一角

今年是石挥逝世60周年。如今,在他生命起点的天津杨柳青石家大院里,开辟有专门介绍石挥艺术生涯的展室。石挥的艺术生涯起步于北京,成名于上海,但他的生平介绍里永远都是“天津杨柳青人”。最新结集出版的《石挥谈艺录》收录了石挥留下的文稿140余篇,从中可以看到,石挥对艺术、对生活的态度,都与他作为“石家后人”的身份密不可分。

4.jpg 

2017年出版的《石挥谈艺录》

石挥,原名石毓涛,1915年出生时,石家这个大家族已经开始衰落。石挥出生不久,便随父母迁往北京。6岁时,他进入北京琉璃厂师大附小学习。还是小学生的石挥便表现出了表演天赋,在游艺会上代表班级表演独幕剧。中学时代他回到了天津,进入南开学校,后来因为日军轰炸转到耀华学校。中学期间,父亲病故,战争的脚步又步步逼近,一系列打击袭来,石挥不得不开始独立谋生。

9_副本.jpg

《艳阳天》剧照 

上世纪30年代,石挥的戏剧活动开始活跃起来。那时的他,已在北京话剧界小有名气。1934年,19岁的石挥加入明日剧团,起初做剧务,次年便出演了五部话剧,导演了两部话剧;1935年11月,石挥在雷电剧团担任演员;1937年7月,他加入沙龙剧社,演出过《日出》;1938年5月,石挥加入北京剧社并成为中坚人物,从事演员、舞台技术、舞台音乐创作等工作。在北京剧社的那段日子里,石挥在戏剧家陈绵的指导下,在舞台上成功地塑造了《茶花女》中的阿尔芒和杜瓦尔、《日出》中的李石清以及《雷雨》中的鲁贵等角色。

8.jpg

《假凤虚凰》剧照 

1940年,石挥南下上海,他演艺生涯从此进入了一个辉煌时期。石挥陆续参加了中国旅行剧团、上海剧艺社、苦干剧团、中国演剧社等团体,塑造了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。天赋、勤奋、阅历,或许还有作为石家后人的气质,丰富着他的表演。只用了三年的时间,石挥便成了上海滩上的名副其实的“话剧皇帝”。


7.jpg

《我这一辈子》剧照

“他腿部受过伤,走路姿势不好,但他平时走路毫不放松,硬是把步伐纠正过来了。他嗓音浑厚,口音纯正,但他自认为训练不够,于是特地找了个声乐教师练唱。”我国著名戏剧家黄佐临在回忆石挥时说:“他排戏认真,从来是提前到场,做好各种准备再进入排练的。他有独特的天赋,但从不盲目自得,相反,尽量改造自己的条件,使之更加符合演戏的要求。”这样的表演态度,也应是当下这个“小鲜肉时代”的演员们学习的典范。

1.jpg

石家大院

1957年11月中旬的一天,石挥失踪,直到近一年半之后,人们在上海南汇的海滩上发现并确认了他的遗体。石挥辞世时,英年仅42岁。石挥是从天津杨柳青石家大院走出来的戏剧家,其自编自导自演的《我这一辈子》和《关连长》,编剧署名为“杨柳青”,便是源于他的原乡情结。2004年9月,石挥的骨灰由上海迁回天津,西青区政府在杨柳青为石挥修墓立碑,供后人缅怀纪念,一代表演艺术大师终于荣归故里。

责任编辑:尹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