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城记忆:老城厢的那些故事

Sun Jan 07 15:54:54 CST 2018 来源:天津旅游资讯网

《津门杂记》中有文字记载“天津城是卫城,规模较小,虽后来改为县、州、府、道,那只是行政辖区的扩大,而城池依旧,衙署仍设在城里,依然是周围‘九里十三步,城高三丈五尺’,是呈箱子形,所以称为"城厢"。

640.webp (2)_副本.jpg

古代的天津曾是一个渔村,早在北宋年间,这一带的泥沽、小沙河便已有些名声。从秦汉到唐宋,从金代的直沽寨到元代的海津镇,历代都在天津地区挖渠开河,运粮建寨,设官建制,发展鱼盐业生产。自公元一四零四年(明朝永乐二年)起天津设卫筑城,修建门楼,挖掘城池,这里便开始了一座城市的600年传奇。

640.webp_副本..jpg

城墙外用城砖,内用土坯,周垣长九里十三步,东西宽504丈,南北长324丈。城高三丈五尺,广二丈五尺,四面开门,门上建高大城楼,北城门楼为最大。四门题字,东门为“镇海”,南门为“归极”,北门为“带河”,西门为“卫安”。东西宽、南北窄,呈矩形,俨然是一只大算盘,因此又有俗称为“算盘城”。

640.webp_副本.jpg

城中心建一座高三层的鼓楼,以鼓楼为中心的十字街,向外延伸可通四方大道。此后,富豪商贾陆续云集老城厢,使天津迅速成为中国北方的经济重镇。老城厢是天津旧城所在地,该地区以鼓楼及鼓楼商业街为中心,由东马路、西马路、南马路、北马路围合而成,总占地面积94公顷,约有居民2万户。中国文联副主席、著名作家冯骥才说:老城厢作为天津的摇篮,蕴藏着浓郁的民俗民风和文化艺术精华,堪称天津城的活化石。

微信图片_20171228085557_副本.jpg

提起天津老城厢,久居天津的人无不知晓。这座由东马路,北马路,西马路,南马路,环绕围成的老城厢里记载着天津的兴衰与荣辱,记载着天津独特的城市性格。没有老城厢就没有天津卫。过去的600多年,祖先曾留给我们的,就是这样的天津卫,这样的老城厢。历经600多年的沧桑风雨,它拥有着数不清的胡同,这些胡同的名称上也留下了历史的痕迹与情怀。

微信图片_20171228085407_副本.jpg

天津老城和传统的北方城市风貌大致相同,大片青灰的房舍,簇拥着城中心的府衙官署。四合院是天津城厢的主要建筑,天津的四合院不如北京那样精致,颇受江淮一带合院式住宅的影响,院窄、房高,重砖雕、木雕,而不重油漆彩画。四合院多为青砖瓦房,磨砖对缝,有青灰条和白灰条两种,一明两暗,正南正北,东西厢房。

640.webp (3)_副本.jpg

明代时期,在鼓楼东大街有一座“经历司”衙门,老百姓俗称“经司”。内设七品经历一员,专门解决军民间的诉讼案,今天东门内大街儒园公寓北侧的仿古建筑便为当时保存下来的遗址。这条街上除有孔庙、府学、县学外,还有近代著名书法家华世奎、民间艺术“风筝魏”的创始人魏元泰等旧居。

1233ffc37c5g215_副本.jpg

鼓楼西大街旧时有商家也有民宅。知名商家有万兴锡记,兴盛多年,商铺门口的一张大桌子上常年放着一只大笸箩和一杆秤,专为出售玉米面之用。路南有著名的百年老字号莫家清宁丸药店。大实业家、曾任北洋纱厂经理范竹斋的宅邸是这条街上最气派的建筑。

微信图片_20171228085426_副本.jpg

鼓楼南大街最为著名的建筑当属清光绪年间建成的广东会馆了。它是天津规模比较大的会馆。会馆由门厅、大殿、戏楼和配房组成,采用会馆建筑和剧场建筑的传统形式,舞台吊顶、藻井和门窗隔扇均为精美的木雕。孙中山北上赴京前曾在此演讲,邓颖超在这里也曾演出新剧《亡国镜》。

640.webp_副本0.jpg

清末时,鼓楼北大街街聚集了十数家金店,其中三义和天兴德是天津最早的金店。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天津,北门里各商号在猛烈的炮火化为一片废墟。1902年八国联军撤出后,首饰业艺人纷纷回到这里重操旧业,除恢复了一些老字号,又开设了镀金作坊、包金局、捶金坊和首饰楼。1927年开设的正阳金店更是名扬全国。

微信图片_20171228092007_副本.png

讲究的四合院大门一般设计成虎座门楼,门楼一侧有门房,另一侧相连的房屋俗称“倒座”。走进大门迎面设有“照壁”,正房及耳房是眷属住房。有些住宅还有戏楼、祠堂、佛堂、花园等。老城厢内外当时有大量这样的四合院,解放后由于旧房改造,多数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640.webp (4)_副本.jpg

老城里是文风鼎盛、名流荟萃之地,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,文庙、问津书院、汇文书院、中营小学等都为天津教育的发展居功至伟。严修、张伯苓、林墨青、刘宝慈等教育家,在老城里留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。

89B65EFF6ECBA52EB520D55E04CA4F88_副本.jpg

老城厢已渐渐离我们远去,不论是老城厢的民房,还是如今的新面貌,无论是记忆中的胡同,还是如今繁华的步行街…… 百年沧桑,留下多少令人回味的东西,从历史的长河中采撷一些,留做一份永久的记忆。


责任编辑、摄影:郗蕾

注:部分图片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侵删。